藍夜.星星忘了誰

The Story (KC)

「P'Kim...」那天因為自己學校的事情,Copter沒有辦法和成員們一起去參加活動。

Copter回到家,算了一下時間,差不多也是P'Kim他們活動結束的時候了;他發了一則訊息,告訴Kimmon到家之後打電話給他。

「Copter啊,怎麼啦?」從對方的語調聽起來,Copter知道他的哥哥心情好像也不太好。

Cop盯著自己下意識擺弄著、沒有拿電話的那隻手,「你看到消息了嗎?逐月的...」



這則消息其實也不是他自己直接看到的,是當時在學校排練的時候,朋友拿著手機衝向他。

一開始他還一頭霧水,沒想到看到徵選消息的時候,整個人都呆掉了。

該怎麼說呢...到底是驚嚇還是難過?




電話的另一端沉默了幾秒,看不到對方表情的Cop也有點緊張了起來,「嗯...剛剛活動結束點名的時候,有粉絲跟我們說了。」Kimmon說話的語調與往常不同,聽起來帶著一股失落。

「想見你,現在。」當聽到Kimmon說的話之後,Copter就這樣說出了自己內心的衝動。

「你明天還要上課吶,Copter。」

「沒關係的,我答應過你我不會落後學業。我現在就想見你。」Copter語氣堅定再次說出了有點任性的要求。

他知道哥哥不會拒絕他,但這也是他第一次提出如此任性的要求。

「知道了,先跟媽媽講。我開車過去,到了叫你出來。」

輕輕地答應了一聲後,Cop掛斷了電話。嘆了一口氣,繼續弄著手邊還未完成的作業。



再次接到Kimmon電話後,Copter隨意套了件帽T,和媽媽打過招呼後,便出了門。

遠遠看到Kimmon的車,他坐在車上滑著手機。Copter 快步走了過去,打開車門上了車。

Kimmon身上的衣服不像他下班後會穿的休閒裝扮,大概是活動後結束匆匆回家放了東西就又出門了,連衣服都沒換。

想到這裡,Copter不禁有點愧疚但心裡又暖暖的。



「P’Kim。」

Kimmon放下手機,轉過頭看了看Copter,「跟媽媽說過了嗎?」

「說過了,她說只要我明天記得去上學就好。」Copter把手機放進自己帽T前面的口袋,兩隻手也順勢在口袋裡交握。

Kimmon發動了車,「有想去哪嗎?」

「想去MingKit的海邊,但好遠。」他又再次提出任性的要求,但這次他不確定對方是否會給他肯定的答覆。

「想去就走吧。」Kimmon二話不說,就把車開往了高速公路的方向。



兩人一路上都沒有說話,車內只有音樂流淌。

Copter編輯完播放清單後,把手機放下,轉頭看著窗外不斷掠過的風景。

腦袋裡其實到現在還是很混亂,很多不同的想法在交織著。對於今天接到的消息,不知道該做出甚麼反應才算是最正確的。

憤怒、難過、背信感、不捨、遺憾...這些都有,但到目前為止,他還沒有找到一個能夠完全消化這些情緒的方法。

至少現在冷靜下來了,也許待會和哥哥談談能夠有答案吧。



將車子停在了沙灘旁的堤防邊,兩個人下了車。

因為時間已晚,沙灘上也都沒了人影。

沒了拍戲時打在兩人身上的燈光,只有馬路上的燈及映照在海灘及海水上的月光。

他們走得很慢很慢,整個氛圍被襯托得很寧靜。

「就是在這裡了吧?」Copter率先走到當時拍戲的位置,打破了這份安靜。

「嗯。」他們之間隔了三步的距離,Kim背對著光,Copter看不清對方的表情,只見對方點頭。



Copter雙手插進口袋,歪了下頭說道,「喂! 陪我看看月亮吧,Minghwan?」

Copter很努力想看清哥哥的反應,這次他看到了Kimmon微微睜大眼,像是被驚喜到了。

「P'Kit 想要甚麼我都可以直接告訴你的。」然後Kimmon也挑了眉並露出了Ming的招牌痞笑。

Kimmon走向Copter,拉著他坐下,「但是我今天沒有Kitkat巧克力了,只有Kit在身邊。」

Copter無奈地笑著搖了搖頭。



兩個人並排坐在沙灘上,又再度陷入了沉默。

大海不斷拍打在沙灘上,後方的馬路也時不時有車子呼嘯過的聲音。

輕輕地嘆了一口氣,Copter再度先出了聲。「今天是同學告訴我的,排練到一半,突然被告知逐月要重新徵選了。」

Kimmon笑了笑,「我們還是粉絲告訴我們的呢!」

Copter雙手抱著膝蓋,下巴靠在上面看著海,「他們還好嗎?」

「怎麼可能會好?他們的表情很焦急,一直問我們是不是真的。」Kim回答。

「我們這邊完全沒有接到消息...這感覺真的很不好。好像被背叛了,但又覺得自己背叛了粉絲。」Copter無奈地說著,伸手用力抓了一把沙,想藉著這個動作將自己負面的情緒發洩。

Kimmon拍了拍Copter的肩,「P'Oh和P'Jane已經在想辦法了,我們能做的事情只有等結果。」



「哥,你知道嗎?Kitkat是我第一個接的正式角色。我啊,真的很喜歡很喜歡他。」Copter說得很慢,「我第一次這麼進入一個角色,他就像是我的朋友,又或著是存在在我身體中的另一個靈魂一樣。」

Kimmon沒有說話,安靜的聽著對方說著,他知道Copter現在這瞬間需要的是傾訴。

「因為他,我學到很多,經歷了很多,得到很多很多。也許是我想得太容易。一直以為我會和Kitkat一起到最後,以為我的Kit和你的Ming會有結果。說真的,我真的不想放手,也許是我太自私、太自以為是,我不想把Kitkat讓給別人,我不想要Kitkat偏離我想像中的樣子。難道真的是我太任性嗎?」說到這裡,Copter開始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激動地開始流下眼淚。

「不,你沒有,因為我們都和你一樣。」Kimmon安慰道。

「我不知道這樣到底對不對,但我真的好生氣,又好難過。自己的角色就要這樣不明不白地讓給別人。」Copter抹了一把眼淚,「我現在甚至無法想像逐月2將會是甚麼樣子,曾經想像過的畫面全部都被抹去。你知道嗎?其實我連第二季、第三季所有的角色都分析完了,功課都做完了,演技也都練習過了。」

Kimmon嘆了口氣,「我知道,你一直都是個很努力的孩子,你已經做得足夠好。不要質疑自己。」他替Cop拉上衣服上的帽子,並摸了摸他的頭。


「然後...想到粉絲又覺得很心痛...一年來不斷期盼著的他們,終於等到了第二季的消息,卻是這樣的結果。好多好多粉絲都說過,無論要等多久,只要我們能回去,他們都願意等。現在卻變成這樣...我真的覺得很抱歉,真的...真的很心疼他們,又心疼又氣憤,但我卻甚麼都做不了。」Copter越發控制不了自己,開始哭了起來,手抓著袖子尾端抹著眼淚。

「我知道,我都知道。」Kimmon摸著Copter的後頸,就像第一次見面會時,Copter哭到抽咽時那樣。


「Copter,這個世界有的時候就是這麼不講理,就是這麼殘酷。我們沒辦法要求所有的事情都按照我們所期望的走。」Kimmon沒有停下安慰著Cop的手,不斷反覆著動作,希望能讓他能冷靜下來。

「P'Oh他們會討論解決方式,要相信他們做得決定一定是在這種情況下最好的選擇。無論最後是不是我們出演,Kitkat和Ming都還會是我們的一部份,他們不會消失。他們帶給我們的,我們要永遠記得、感謝。」

Copter將臉轉向Kimmon,後者伸手輕輕幫他擦去淚痕。「至於粉絲,我想我們只能誠實的面對他們。你說的沒錯,我們都很想延續他們心中的故事,但現在的情況真的不是你我能決定或控制。我們只能真誠的表達我們的現況及態度。剩下的事情我們只能承受著,這就是作為演員該承擔的評論和責任。我們擁有粉絲的瞬間開始,就必須承擔他們離去的可能性、承擔路人對我們的評價和言論。」也許這很殘忍,但這就是身為一個藝人會面對到的事情啊。

Kim的語氣很堅定也很溫柔。「Copter,這世界上沒有誰本來就該對你好,也沒有甚麼事毫無理由就該怎麼做、照著你的期望走。」Kim的眼神很認真,表情也很嚴肅,但他的手從來沒離開過Cop。



他們之間其實不乏有這種互相傾訴或討論的時刻,但如此嚴肅的話題還是第一次。

Kimmon作為哥哥,他希望能將弟弟們保護得好好的不受到任何傷害;作為隊長,他希望能夠帶著所有團員一起向前走;作為較早踏入演藝圈的前輩,他不希望身邊的後輩們對這個殘酷的圈子有過多的幻想。


Copter其實了解Kimmon的意思,他所說的他都懂。Copter自己用手抹了抹臉,抿了抿嘴。「其實現在想想,可能是消息來得太突然,一下子沒辦法消化;所有情緒一下子都湧了上來,錯愕、氣憤、難過、不甘、心疼...等等。唉...」

Copter拉下帽子,任風吹亂自己的頭髮。「也許屬於我們的MingKit故事真的不得不結束了吶。」他微微笑著,露出淺淺酒窩看著身邊的人。

Kimmon伸手理了理對方的頭髮,「我們都足夠好,相信哥,我會帶著你們一起向前的。」說著說著,他自己也露出了一個微笑。

其實他對自己很沒有自信,但只有這樣說,才能讓弟弟安心吧。這又何嘗不是安慰自己,裝勇敢裝著裝著就真的變得勇敢,自信也是這樣的吧?


「嗯,我一直都很相信P'Kim的。」這次的笑容是打從心底的。眼前的人一直都是自己的支柱啊,只要看到他,就有一種安定的力量。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看著面前的Copter,笑起來真的像個孩子一樣。Copter擁有著比實際年齡更加成熟和全面的想法和思考,所以他能夠一直作為團隊中負責發言的人,以前看到這樣的Copter還會有點不捨,應該擁有快樂和天馬行空想法的年紀卻如此早熟;但認識得越久,就發現自己的擔心和心疼是多餘的,Copter並沒有丟掉屬於這個年紀的天真和熱情,偶爾還是像個孩子一樣玩鬧、調皮,還是一樣容易滿足、快樂。

Kimmon忍不住又揉亂了Copter的頭髮。


「嗷!P'Kim!」Copter拉下哥哥的手,抗議道。「對了,明天的活動...」

「不要擔心,我跟Tae能搞定的。」他看著海說道。

Copter疑惑的看了Kimmon一眼。

「實話實說就行了,說了要相信我。你乖乖上課吧!」Kim瞥了Cop一眼。

「知道了。」Copter撇了撇嘴,和Kimmon一起看著大海。



「也許我們的逐月之月不得不停在這裡,但屬於我們的故事還在繼續。」Kimmon的眼睛再次有了光,「我們六個都會越來越好的。接下來不是作為Ming、Kit、Pha、Yo、Forth、Beam,而是要作為Kimmon、Copter、Gxxod、Bas、Tae、Tee努力,繼續寫我們的故事。」

「無論是我們,或是粉絲們,大家都要好好的。」Copter向後躺在了沙灘上,雙手交疊枕著頭,「哥!今天晚上星星好多,天空好漂亮啊!」

Kimmon跟著躺了下來,「嗯,我們都要好好的。」悄悄彎起了嘴角。



天空很大,

被夜晚染成了很深很深的藍黑色,

也掛了很多很多星星。

海邊的風有點鹹鹹的,風徐徐地吹著。

大海拍打的聲音,彷彿能把煩惱及不愉快也都捲走。

氣氛再度變得安靜,但沒有了先前的壓抑,

兩人舒服地躺在沙灘上欣賞著夜空,享受著風的吹拂。



「P'Kit!」

「?」

「謝謝你。」

「嗯,我也謝謝你。」



「Copter!」

「嗯?」

「要一起加油啊!」

「請多指教吶,P'Kim!」


對於有些粉絲退圈連真人都放手

覺得有點失望


反正我現階段是不會退圈

無論是真人或是逐月原演員圈都是


也許一開始是因為逐月開始追

但最後追的比起角色,更多的是演員

是他們演繹的逐月六子


如果連粉絲都放手

他們還剩什麼?

打領帶 (KC-MK)

圈子太喪,即使自己也很難過,

也還是想用自己的力量給椰奶女孩打打氣QQ

文筆還是渣,隨著腦洞走的,大家看看就好


———


Ming’s Part


Ming有個不太符合他完美形象的地方,那就是他不會打領帶。怎麼學都學不會的那種。


從他上學以來,媽媽給他準備的都是假領帶,無論是直接套在脖子上的、或是用拉鍊可以調整的領帶。直到大學,統一發放的制服是一般正規的領帶,他也去找了條類似的假領帶來頂替著。即便是很多很多年,開始上班了之後也是如此。


但他覺得這個小毛病一點都沒有什麼不好的地方,甚至偶爾還會有福利!


像是自家小學長幫自己打領帶什麼的。雖然在一起這麼久只有用一隻手可以數得出來的次數。


他真的特別喜歡Kit給他打領帶的時候。兩個人剛剛好的身高差,讓Kit無須費力搆到自己的脖子,只要稍稍垂下眼瞼;而自己卻又能低頭看著自家小學長認真又溫柔的臉龐。他特別喜歡那個氣氛,兩個人都很安靜,偶爾Kit叮囑幾句,而自己則是笑著答應。


雖然只有屈指可數的次數,比較莊重或是有意義的場合,Kit才會同意幫他打上領帶,這也讓Ming對於打領帶這個動作覺得特別有儀式感。




Kit第一次主動給他打領帶是在Ming要參加畢業典禮那天早上。當時因為Kit畢業而搬出去租房子,而Ming也就半定居在他那兒了。還記得那天Kit特意請了假,卻還特別早起。一邊弄著早飯,一邊催促著自己洗梳。當Ming穿好衣服拿著包準備出門時,看見Kit在玄關站著,手上拿著一條領帶。


「過來面對我站好。」


Ming乖乖站定在Kit面前,他看著小學長將自己的假領帶取下,並為他打著領帶。內心被幸福感佔據,不禁讓他幻想未來的兩人是否也會這樣。


「我晚點跟Pha他們過去,你早點去彩排,別待會出錯丟人,知道不?」


看著小學長專注的神情、聽著小學長溫柔的叮嚀,他不禁更陷入了一些。情不自禁地握住Kit打完領帶在做最後調整的手,輕啄了一下後,放到自己臉頰上輕輕磨蹭著。


「嗯,要到會場聽我最後一次做為學生的演講吶。我等你。」


說完這段話之後,他看到Kit 的耳朵以肉眼能見的速度變紅。


不斷閃躲著眼神的Kit用力將自己的手抽了出來,並把Ming推向門外。


啊⋯⋯小學長真的太可愛了啊。



「Kit!」

「?」

「你願不願意幫我打一輩子的領帶?」

「??」

「我們結婚吧。」






Kit’s part 


Kit有一點不符合他毛毛躁躁的個性,那就是他的手特別巧。


其實他從小就對需要用到雙手的活特別擅長。小時候幫媽媽一起做針線活到上了大學開始學習解剖和縫合等各種工作,他都能很快上手。這其中當然包括打領帶這件事。


關於給Ming打領帶這件事...對Kit來說,也算是種情趣吧?在重要的時刻替重要的人做這一件小事,就像是上陣前的充電一樣。


他其實很喜歡替Ming打領帶。通常這種時候,Ming不會太鬧騰,會安安靜靜的讓他完成手上的動作。他每次都能感受到Ming盯著自己灼熱的視線,也能清楚的聞到對方身上好聞的古龍水味。他偶爾會叮囑對方幾句,然後會得到Ming難得沈穩有簡潔的回應。富有磁性的低音,真的不要太性感!是想招惹誰!


替Ming打領帶的時候,時間總是過得很慢。也許是兩人都很專注於當下,也許是兩人都很珍惜那時光。




還記得第一次幫Ming打領帶...

他那時候還完全不知道他是真的不會幹這事,以為Ming在跟匡自己呢。


那天是學弟妹的星月選拔大賽,也是Ming要交接的日子。明明從早上八點就必須到會場,他卻還是堅持把Kit送去上課再去會場。兩人在此相見的時候,是Ming彩排完回到休息室的時候。


「今天早上匆匆忙忙出門,忘了打領帶吶...剛剛去借了一條,幫我打吧,Kit?」


「不要,你自己弄!」


「嗷...我不會啊...拜託嘛!P’Kit ~」


好吧,他承認他真的無法抵抗自家男友委屈巴巴的眼神和撒嬌的語調。所以他就不情不願的翻了個白眼走向拿著領帶對著他傻呼呼笑著的大型犬。


他接過領帶。微微墊起腳,將領帶繞過Ming的脖子。不敢抬頭看Ming,因為他知道對方現在一定一直盯著自己。Kit假裝很專注的看著手上的領帶,但卻被Ming的氣息擾亂了心神。


這距離...是不是太近了點!不行,要淡定!


Kit醫生面部淡定,耳朵卻紅的像快滴血,終於在他快斷氣之前打好領帶。他握著領帶的尾端,後退了一步,看著依舊朝他笑的傻呼呼的Ming。


...他還真的像在牽狗啊,這是。


「好了。」Kit放開了領帶。


肩膀卻被對面的人定住。Ming俯身靠近Kit的耳朵,在他耳邊說了句謝謝,然後順便親了一下他的臉頰然後迅速退開。


這下Kit不只耳朵紅,臉也紅了;還因為生氣而抿著嘴露出小酒窩。


可惡,Ming這小子又趁我不注意亂來!算了,今天是他的大日子,大爺我原諒他了!哼!




「過來!你到底什麼時候才學得會打領帶!」

「唔...一輩子都學不會!」

「說什麼呢你!」

「就是學不會,才能讓Kit在今天幫我打領帶啊!」

「你還有理了?」

「過了今天Kit就真的要幫我打一輩子的領帶啦。」

———


昨天真的氣到模糊(?  我說精神上的模糊

不知道會不會有轉機 如果沒有就當作新的篇章吧

MK只會是我們KC的一部分 未來更多的是KC

希望我打的標題大家能夠理解

也就是KC所演繹的MK

有些故事還是需要MK這兩個人設才能完成

我能想到的就是這樣了...

至於Tag⋯大概在新逐月出來前我還是先打上MK

到時候看其他大大怎麼改我就跟著改吧



不是KC的MK 還能是MK嗎?
反正我所有的腦洞都是KC所演繹的MK
不是他們倆的MK就是別的故事

當然 套在其他角色也是一樣的

無論當作別的劇集或直接棄劇
反正我的逐月已經完結
謝謝 再見

氣到無奈 氣到笑啊現在:)
之後用MK這角色寫的腦洞應該帶什麼tag呢

KC總是在對方面前露出自己最孩子氣最調皮淘氣的一面❤️
兩個人的相處模式是很舒服放鬆的
可以在對方面前展露不成熟的自己
可以有不擅長的地方 因為知道對方會補足
可以隨意的將拋出梗 因為知道對方能接住

從不熟到熟識再到在彼此心中有特殊地位
真的不能再好了 一直這樣下去吧

[記梗] 以前,以後

*慎入* 牽涉到PhaKit竹馬,但其實真正的CP還是MK
描寫細節好困難,真心崇拜寫手大大們⋯⋯

丟了梗就跑!拋梗就溜不負責的就是我!
又是可以當作完整篇的記梗哈哈哈哈

-


Kit真的是遇到Ming才彎的嗎?
明明身邊有Pha如此完美的人存在。

不,他是不能喜歡。
如果透露出了一絲絲喜愛,Pha和Beam會怎麼想?
是不是他們就無法像現在一樣如此親近?

不,他不能喜歡。
他知道Pha喜歡男生。
他知道Pha極力隱瞞。
但他喜歡他啊,怎麼會看不出來呢?

不,他不能喜歡。
那個小學弟很好,他們倆情相悅。
棒打鴛鴦的事情他做不出來,
他只希望Pha能快樂。

幸好,他有煩惱第一個還是想到我。
幸好,我的存在還是對他有點用處。
幸好,我們的友誼還是如從前一般。

Pha喜歡的小學弟身邊有一個和他一樣優秀的學弟。
不行,他想要Pha開心。
他知道Pha對這位學弟很警戒。
為了Pha,去幫他弄清楚他們是什麼關係吧。

原來他們只是竹馬。
原來他們跟我們一樣。
不存在雙向關係。

怎麼這學弟就纏上自己了呢?
煩躁。

啊,他們在一起了呀。
所以他現在算失戀了嗎?
好像有這麼一點點失落吧。
這學弟又來煩他了,真的很討厭!

學弟看起來像在追他。

Ming和Pha一樣優秀,但他們不一樣。
Pha是冷靜沈穩的,
至少在他還沒遇到小學弟之前是這樣的。
Ming是開朗陽光的,
像顆太陽一直圍繞著Kit打轉著,
彷彿一道炙熱的光照進他的舒適圈。

Ming說他喜歡他。
Kit問他為什麼要是他。
他說,學長很可愛,
無論做什麼在他眼裡都是可愛的。
他說,Yo更可愛。
對面的人沒有回答,只是直勾勾的看著他。
過了半晌,又說了一句喜歡。

喜歡誰呢你?

他也直直看進他眼底。
然後搖了搖頭。

他說,你喜歡你的朋友Pha學長吧?
心臟彷彿被什麼擊中,不行,不能被看出來。
他鐵著臉說他沒有。
然而,他好像沒有聽進去一般。

沒關係的,我和你一樣。
但我放下了,所以我看見了你。
你很好,我會等你。

Pha現在已經幸福了,那他呢?
眼前這個學弟花了大把力氣,
強行破除他建構的高牆將太陽的溫暖傳遞給他。
和他...會幸福的吧?


Pha是我的以前,你會是我的以後。

看到這套圖
Tee和Cop的關係也晉升到親子組了嗎www
Tae在旁邊笑的好開心啊
奶窩好乖😘😘😘
-
圖cr.raihannuy1

[記梗] 不一樣 (KC真人向)

真人向。
看起來像寫完的記梗,
其實也可以當作寫完的記梗。
-
Kim:以後看到你和別人拍這種戲我一定會覺得有點不開心

Cop:我都沒說你了,你看看在我之前你演過多少

Kim:這不一樣。

Cop:......

Kim:想到之後解綁,你會有新的CP,會跟他們一起宣傳營業。總感覺心裡瑟瑟的。

Cop:不會的。

Kim:什麼?

Cop:我答應你,不再接這種劇。

Kim:?

Cop:之後大概會朝歌手努力吧。

Kim:嗯。

-

Kim:其實我發現我好像真的喜歡上你了。

Cop:說什麼呢。你不是跟你女朋友好好的嗎

Kim:分了。

Cop:?

Kim:在發現對你感情不一樣的時候就分了。

Cop:...我不能否認我對你沒有好感,甚至喜歡你

Kim:怎麼,需要正式告白才能在一起嗎?

Cop:這聽起來和MingKit很像。

Kim:是啊。

Cop:但我不是Kit。

Kim:...

Cop:我喜歡你沒錯,但我不能接受我是你和你女朋友分手的藉口,這讓我覺得自己像第三者。

Kim:...

Cop:...

Kim:不要忘了,我和Ming很像。我們來日方長。

拔:哥!我已經幫你搞清楚嫂子為什麼生氣了!
金:什麼什麼?
拔:((伸手 我不給沒有酬勞的情報
金:....((拿出卡 自己去買零食
拔:嘿嘿,其實沒啥,就是暗示你他想買鞋你沒注意到而已。
金:⋯先走了,哄你嫂子去。

-

圖cr. My pokémon 

[記梗] Ming參加活動被偷親

參加活動被偷親
慌慌張張回去求媳婦安慰
然而媳婦並不太想理他
校之月委屈巴巴哭唧唧

Ming:
「Kitty!我被偷親,被玷污了啊啊啊!
快要死掉了,要Kit親親才會好!」

Kit:
「靠,你委屈個毛!被綠的是我好嗎!還要我安慰你?」


-

記個梗。

看少爺活動得到的靈感。

不知道會不會寫畢竟小透明沒包袱。

原本要發圖片但發不出去怎麼回事QAQ

MK大好。